文学系列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与艺术
关于我的《聚合物性能常用测试技术及自动化》一书的前言和后记
发布时间:2015-5-7 浏览次数:1914

作为一项亲身进行了二十多年的技术工作的总结,历时三年有余,于20151月正式由化学工业出版社出版。实话说,拖了好长时间,我都不好意思面对出版社。书中的前言和后记,也许是鉴于技术书的规则,是本书中修改最大也是最多次的部分,而越来越成为我不喜欢的部分,我不忍心舍掉这一些,所以还是利用思尔达公司网站的这一平台,向读者展示。望读者雅正。

 

        (初稿)

小学。老师问我们,长大了,做什么?我说,当工程师。

……

在先后完成了近十项省部级的科研项目后。

那是在1989年,我承接了一项我国进出口商品检验局用于特性黏度实验的精密恒温槽的科研项目。由于是针对聚酯切片黏度测试,特别是ASTMD4063聚酯切片黏度测试的技术要求,所以温控指标必须达到±0.01℃,为了便于验收时对指标的确认,那时,我就将恒温指标拆分为:

温度波动;

温度分布;

长时间(如8小时)温度稳定性。

而不是笼统的称为“控温精度”。

研究、设计和样机试制都在当时学校(上海第二工业大学----注)位于宁海西路的我的办公室进行。领导葛文辑老师,给予了很大的支持。

1991年初,雏形已成,但还没有最后达到技术指标,温度始终在±0.02~0.03之间波动。

时值上海进出口商品检验局在上海召开全国商检局的塑料检验技术研讨学习班,各大局的塑料检验技术、负责人员有机会参观了我的办公室,并相继提出了许多宝贵意见,这为以后的产业化,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上海氯碱总厂希望我们提供一台这样的精密恒温槽,做PVC黏度实验,要求各项指标达到0.01℃。

不会忘记,5月,那是上海氯碱总厂朱长懋高工约好来看样机的前几天。为了达到预定目标,我和我的朋友们进行了最后的冲刺:

我的兄弟,轻工业部上海玻璃搪瓷科学研究所姚健高级工程师;

老同事,上海第五机床厂副厂长方才才工程师;

老同事,上海轻工业机械技术研究所朱晔;

还有朋友袁恒坤。

我们在样机旁三天三夜,研究、分析。正是第三天子夜,终于将温度稳定在±0.01℃,这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时刻。这意味着在国内将开创使用国产设备进行符合标准的特性黏度实验的新纪元。

忽然感觉天亮了,我们几个下楼去吃早点,恰巧,就像小说描绘的那样——朱长懋高工一行出现在楼梯口,那天是1991.5.9

我把这台精密恒温槽的型号定为JWC(精密,温度,槽)。1992.1.25,由纺织工业部化纤测试中心孔行权高级工程师任技术委员会主任的、由上海专利事务所负责国际技术情报检索的、由上海市高等教育局主持的上海市科委鉴定会在学校召开,样机现场设在上海氯碱总厂黏度实验室。

 

精密恒温槽鉴定会

黏度实验室现场



0.01℃,使当时的上海电视一台,于1993.2.19来我实验室采访、并在新世纪科技栏目作了十分钟详细的报道;使上海科技报先后二次刊出有关我和恒温槽的事迹。当然,学校校报也不甘落后。

精密恒温槽,让我吃了不知多少大门口路边摊上的的牛肉煎包。

第一代的精密恒温槽有点复杂,当然这符合“从无到有——从繁到简”的科研过程,在温度控制过程中,加热量(电加热)和制冷量(压缩机制冷)分别可调。制冷的设计是,由压缩机对储冷箱内的冷媒制冷,控制电磁泵将冷媒打到恒温槽内的冷却管道进行热量交换,由于电磁泵以脉冲形式工作,且储冷箱的冷媒预储了压缩机的制冷量,所以制冷效果快且温度控制不错,并取得了专利权。然而没过几年,电磁泵的质量越来越糟糕,使用寿命很短,短到不可思议。从研究人员的习惯出发,我拆卸了这些泵,发现了其中一个不该发生的低级错误,而后向厂方反映。哪知该厂长居然说是因为拆而坏了的,我倒是懵懂一时了(不久这家厂就关了)。不过,这又促成了恒温槽的进一步“从繁到简”,最终摒弃了电磁泵,成了现在的这个模样。那是后话。

1991年,第一代恒温槽



第一代恒温槽工作原理图(当年专利文件复印)

 

1992年,时任上海进出口商品检验局高级工程师的朱宗锐女士,在得到了这一台恒温槽后高兴了,她说,终于可以以每0.01℃的分隔,研究温度对特性黏度的影响了。她在恒温槽上进行了“温度对黏度测试结果的影响”的实验,并将实验结果发表在1993年《合成纤维》杂志上。

由于市场的需要,JWC精密恒温槽项目很快、很自然地进入了科研成果产业化历程。在和纺织部化纤测试中心的陆秀琴、瞿德芳、夏静波等专家和上海进出口商品检验局陈禹等先生的接触了解中,想不到我就此一脚滑进了聚合物测试领域而一发不可收。

于是,继JWC精密恒温槽后:

1993年,RL系列熔体流动速率仪问世;

1995年,SWB系列维卡软化点·热变形温度仪问世;

1998年,NCY自动黏度仪投入运行;

……

在本书出版之际,由我们自主研发的转矩流变仪也已进入市场。

这些,都是我的作品。当初,源自我的一支笔;至今,出自我的团队。每一件都有她的特点,可能都有其他人不会去思考的特点。我不会单纯地去做一些“形似”的事。我会去追求技术的深层的原理、结构,去追求她的神,她的魂。

经常有人会问我,包括我的周边,还有,我的听众:“你累不累啊?”

我总是说,不累,因为我的一辈子,都在做我喜欢做的事。

1958年,我,小学五年级。从那时起,我爱上了无线电,以现在的话说,就是电子技术。进入五十年代,家境贫困。我会积累一点父母给的偶尔的上学车钱,还有学校电影票的钱,去买无线电零件。第一次装配一台矿石收音机,收不到电台,没有声音,查了好多天才明白,居然是用一整根纱包线(那时塑料电线还很珍贵),把所有的零件都连起来了。纱包线多漂亮,舍不得剪断,零件还有什么用呢?当第一次收到电台声音,那个兴奋啊!

我的导师之一是书,直至今日。

上海的牛庄路、虬江路,成了我常去的地方。

1962年,持续灾害,吃不饱,尽管每顿都会吃几大碗。从重点中学(初中)毕业考进了第一机械工业部的中专——上海电机制造学校(现在的上海电机学院)。不要用现在的眼光去看中专。那时,可是三十取一的佼佼者,根据“党的需要就是我的第一志愿”,我学的是汽轮机制造专业。尽管我不喜欢,但还是奠定了我的机械设计与工艺的基础。学到的知识和手艺,一直用到现在,受益匪浅!

1978年,恢复高考,我又趁此带薪读书的机会,又一次在滚滚洪流中,读了四年本科。这次,是我自己选的专业,用现在的电脑术语,是把以前的爱好和工作经验形成的“碎片”,系统的整理了一下。

四年学习,是一次质的变化,一次飞跃!

人生的道路是迂回曲折的。

四年学习出来,进入上海轻工业机械技术研究所橡塑机械研究室。又一位多么善良而严谨的导师——马明道。可能早一辈的塑料行业的相关人员还记得,他就是当时全国最大的注塑机之主设计师。多蒙马工提携,我参与了北京化工大学朱复华老师的可视挤出机项目的工作学习;参加了由1600多位各业专家组成的上海市19862000年十五年长远科技发展规划的编制;在1984年参加了Chinaplas’84国际塑料与橡胶工业展览会的工作,任第四分馆(德国意大利奥地利馆)馆长,这一次,使我对塑料及其设备的国外技术,真正的有了一个突飞猛进的认识。

想不到,不久后调到大学工作,若干年后,在科研和市场的推波助澜下,我的研究方向,又回到了塑料这个曾经工作过的专业。

文革十年,在工厂车间劳动实践,加上后来理论学习的系统提升,导师的栽培,造就了我的科研教学能力。如果此时,本书的读者恰是年轻学生,请你牢记“实践”二字。

在本书中,我用了一定的篇幅讲述了测试仪器和操作的自动化,有的已经实现,有的将要实现,有的还仅是构思。不过,这也为仪器生产厂家提供了一种创新的思路。近几年,通过金融和市场危机,我也注意到了,为了赚钱而生产产品去卖钱,与为了事业,有多少不同,和多少不同的结果。

受我哥哥影响(上海作家协会会员,中文教授),1982年秋,《用函数型计算器求解非线性方程》,我的处女作发表,发表得很难很难。再后来的后来,编辑部约稿,我却因时间紧张或不愿意公开,而写的很少很少。

我先后发表了七十余篇论文、科普文章,早先是应用电子技术、自动控制技术,近期则是有关测试的,中间空白,因为在忙于一项一项的研发。

我的业余生活,也不是因为我的研究而苍白。旅行、摄影,是我的业余爱好,从毕业进入社会,业余玩了四十多年摄影后,居然让中国摄影家协会的朋友相中了我的几张照片,于是,在他们的策动下,《中国印象之西部大美》一书在二〇一一年八月正式出版发行。

我对待我的研究,就像对待我的摄影作品一样,追求完美,尽管总有瑕疵,总不令我满意。

今后,也许我除了偶有的灵感,去研发新的项目外,主要的,还是集中于各项测试技术的自动化,在高精度、高稳定、高可靠,人性化的自动化方面,在快快乐乐的,轻轻松松的氛围中,继续进取。

我的前言有点长了。不过,有这个机会,得到了化学工业出版社的支持,能和读者朋友聊聊天,将我的心得和快乐与读者共享,对我,是多么幸运的事。

Dream has come true , ideal is lifting off.

祝读者,也祝我自己,明天更美好!

                                                                                                                                          


二零一四年一月廿二日

上海

 

 

 

 

 

         (初稿)

历时数年,书稿终于结束,我也松了口气,“解套”了!

近几年来,在相关协会、专业委员会的年会上,做了一些有关材料测试技术方面的报告,也了解了企业、科研院所的实验室的情况,以及国内一些仪器设备生产厂家的现状,一种想比较深入地介绍具体的贴近现场的实验技术的冲动,油然而生。这一冲动,忙了我这么多年,所以我说,解套了。

如果本书能对读者带来丁点帮助,这是我的幸运。

由于笔者毕竟水平有限,文中会有不妥之处,甚或错误,衷心希望读者批评指出,研究探讨。

感谢我的团队的伙伴们,对本书部分图片、文字所做的整理工作。

更要感谢在我长期的工作中,帮助、支持我的朋友,特别是逼着我一次次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朋友们!

Dream has come true , ideal is lifting off

再一次祝大家,明天更美好!

谢谢大家!

 

 

 

网站首页| 公司介绍| 新闻| 产品大观| 技术交流| 技术与艺术| 联系我们| 职位招聘